乐非凡全国服务热线
400-0123-277
四川成都江川路街道餐厅食堂餐桌椅生产厂
时间:2020-11-12 00:22:48 点击: 来源:gyw
  导语:闵行区江川路街道餐厅食堂餐桌椅生产厂。《银魂》同人剧本两人凑到门前,望着空空的甲板……今天学校家具给大家分享一下。   闵行区江川路街道餐厅食堂餐桌椅生产厂--定制概述   吃拉面就是一定要把汤给我喝干净啊混蛋!   闵行区江川路街道餐厅食堂餐桌椅生产厂--定制理念   左方:端着一碗拉面,船长打扮的桂   闵行区江川路街道餐厅食堂餐桌椅生产厂--定制思路   右方:身后稍微远一点叼着烟斗的高杉   桂:把房间灯弄亮!   高杉(吐一口烟):看的时候离电视机远点。   插入   : (坐到桌前,挠头):这样啊,所以为了补偿你对老板娘店里的破坏,就跑到这来打工了么……   桂 (后厨内,双臂环抱等水开,正义状)我等攘夷志士是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银时 :于是,你打算什么时候赔偿我们万事屋的破损?嗯?   桂 :银时,你是男人啊( ),男人就要有接受自己遭遇的觉悟!   银时 (闭眼撇嘴):切,才不想从你这里听到关于男人的教导。   桂 :哼哼。(冷笑)只知道吃软弱食物的人是不能理解我等攘夷志士的坚强灵魂的!   (丢面进锅,长筷子搅拌,动作熟练),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就如像煮面一样的技能也要能熟练掌握才行啊。   银时(黑线):那是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啊?江户的未来就在这软绵绵的面条里被你们煮烂了吧双层操作台……(抓头)给我差不多一点啊你,还攘夷志士呢,真是……   土方上   土方(掀帘):打扰一下,这里的老板娘……(看见银时)   (对望秒)   银时(头埋进掌心):啊,晦气的一天。   土方(爆筋):说什么啊你这混蛋!这句话是我要说的吧!我今天看见你几次了?我可是在执行公务啊喂!和你这种游手好闲的家伙老碰上是怎么回事啊喂!   银时(同爆筋):你以为我是有意的么?有意的么!我不过是在歌舞伎町自由地工作吃饭睡觉看的普通市民而已!看见警察就没有好事发生好不好混蛋!   (特写:土方左,银时右,脸对脸狰狞,互相用力揪领子,抖……)   土方:你这种家伙还有脸称自己是普通市民,明明提及你这家伙的各种事件的记录可以堆满一整个档案室了。   银时(鼻孔放大,撇嘴):啥( )?啥( )?你不会忘了吧多串君?有几次你的小命可是我救的吧嗯?   土方:你以为我想啊你这混蛋,我看我还是死了比较好,被你这种麻烦的家伙碰上,我的人生都被你毁了你这糖分控……   桂(走到桌台后,两人中间):那个( )……   银时:你这个蛋黄酱星人自己吃狗粮就不要用狗一样的口气说话~~拜托( ~)——   土方(拔刀):你找砍是吧?你找砍是吧!   桂(提高声音):二位客人——   土方银时:少在这里碍事不想被逮捕砍到的话!(同出拳,桂脸中拳倒地)   (沉默)   (对望,眨眨眼,两人放开衣领。)   (地上的桂爬起来,木圭船长装束,露出的眼睛也是青色熊猫眼,半边脸肿。)   桂:你好,我是木圭船长。( , ),这是你要的荞麦面。   银:我要的可是拉面你这白痴。   出标题:()吃拉面就是一定要把汤也给我喝干净啊混蛋!   ~~(注:此为光之美少女中美墨渚和雪城穗乃香的合力技)   土方(拨电话):切,肯定是碰到你这家伙所以没有好事发生。   银时:啊?发生什么了?我是平民一介,警察说这种话是要负责任的哦!   土方:喂,总悟,又有一【关键词13】起了,这次是船……嗯,总共箱……嗯,港口不见踪影,应该是往内河跑了——立即组织人员给我沿隅田川搜查!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刻逮捕!   银时(喝面汤):啊……听起来不得了了啊……不得了的事情啊……   土方:什么啊,你又知道些什么。   桂上   桂:客人您的拉面——(放在台上)   土方(站起身,走到门口准备掀帘子):不吃了。有事情。抱歉了。   银时(放碗):我说。   (土方停)   银时:要真有什么难办的事情找我们万事屋也是可以的哟~   土方:呵,万事屋可没有用。   银时:(疑问脸)   (画面:阴冷的月夜,远景:一艘岸边停靠的大船,一个类似长官的人站在岸上拿刀指挥,无数的黑影人从船内抬出一个个黑箱。近景:箱子上面用红漆漆着 的图案——)   土方:又有一艘幕府军队的武器船被洗劫一空,这个月第三起了。上面装的可都是最新式的天人开发生产的武器,怎么搜查也没有影子……全部是攘夷志士干的好事。   桂(惊呼):诶?!真的假的——   银时(怒拍桂头):你惊讶个毛呀!   土方(掀帘):不陪了。要是你们发现什么线索也告诉我。   土方下   银时(望着土方离去的方向):喂,假发……   桂(同望那个方向):不是假发,是桂……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上次和真选组的交锋,大家都还在休整。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在这个江户城还有不少其它的攘夷团体,大概……   银时(抓头):麻烦了啊……洗劫军火……不是又有大混战了吧?啊啊……麻烦死了。我得考虑一下给万事屋,还有新八神乐买份保险……   几松上   桂:啊,几松殿,您回来了。   几松:嗯。(走进厨房,放下几个空碗)银时也在啊,好久没来了,欢迎。   银时:嘿嘿……偶尔也会有点小钱……话说(指桂),这种麻烦的家伙还是不要摆在店里吧,真选组到处都是,小心受牵连啊。   桂:不是“这种麻烦的家伙”,是桂!   几松(洗着碗):麻烦?牵连?……我已经受得够多了吧。   (桂低头)   (镜头:破破烂烂的店,到处都有打砸、燃烧和爆炸的痕迹交通控制台……)   几松:已经成这样了,再不收赔偿的话,我也是会破产的。(眼睛瞟向桂的方向)他既然没什么钱,那也就只能干活了。所以说攘夷志士什么的最讨厌了……   (银时望望几松的背影,台前站着低头看不见表情的桂)   (沉默、水声)   (几松洗碗毕,开始重新烧水   一滴水掉进了装胡椒的罐子,溅起微量的胡椒粉……)   几松:——阿嚏。   桂:那个……几松殿,没事吧?   几松:没事。   桂:哦。(继续低头反省中)   (沉默)   银时(从后面凑到桂耳边):喂!怎么会没事呢!一看她这样子绝对就是感冒了,着凉了啊!   桂(瞪眼):哦?   银时:绝对是刚才骑着外卖车,冷风呼呼地吹……女人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啊白痴。   桂:……所以?   银时(给桂一个爆栗):你这家伙,脑袋真的迟钝倒无可救药了。这种时候你怎么能够让她干活呢?她可是在生你的气,这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机会——让她休息的同时你来代替她做所有的工作……女人可是会稍微感动一点的啊!   桂:真的假的?   银时(推桂):总之你快去吧——(扶额)   桂(进入厨房):那个……几松殿,我来吧!   几松:哦?   桂:那个……您也在外面辛苦了很久了,而我本来就是为了补偿您才在这里的。现在有什么工作,还是让我来做比较好。   几松:哈,你终于有干活的觉悟了啊!行,等我把这面煮好,一会还要送一趟外卖。一共是碗拉面。你去送。   桂:诶?可是店里已经没有订单了吧?   几松:刚才在路上碰到一个女人,说他们那里要碗。   桂:好。   几松:地址我放在台子上了。   桂:了解。   银时:那什么……我的面其实早就吃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几松:这是小学生课堂吗?我是老师吗?想走就走不就行了。   银时:(懒洋洋)是——   (拍了拍桂)我走了奥,你——慢慢努力……   (抓着银色的头发走出店)   银时下   桂(看到土方没动的那一碗):啊,几松殿,这里还有一碗没动的拉面,只用做三碗就够了。   十分钟后   (夕阳下,桂将外卖箱学生宿舍床在后座上安顿好)   几松:要入夜了。最近江户也不太平,刚才看见隅田川那边有真选组队伍。送完外卖马上给我回店来干活!这可是你自己承诺的,武士要信守诺言不是吗?   桂(发动车子):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车子面朝夕阳在街道上飞驰,几松望着桂离去的背影,眉间有一抹担忧)   【第一幕】完   注:隅田川是江户的某条河。   【第二幕】隅田川上   (背景:夕阳渐渐沉下。河里的船只一艘接一艘。商船、画舫、水上餐厅宾馆乃至红灯区……隅田川上灯火通明,无数的人声、笑声、琴声、歌声……整条河仿佛都在发亮,色彩奇异绚烂,俨然是水上的歌舞伎町。)   (镜头:桂的车子在一片光影里飞驰,长发狂乱地飘飞。)   桂(掏口袋,展开纸条):那么( )……泊位号(向右望)   (镜头:岸边鲜黄的油漆刷成的泊位编号“、、……”快速滑过。)   桂:啊,只有单号么……那么号……(望向对面的数字:、、……)切,还要过河么。   (水上密密麻麻的灯火,桂四处张望找桥)   突然前方出现闪烁的警灯。有穿着真选组队服的人在向这边招手。   冲田上   (? )加——速!!   (车子急速冲过冲田面前,桂的长发狂乱飘飞)   冲田(警觉):那头长发……——————!!!(开炮)   (车轮边的路面各种爆炸,车子平移着避开,直接向河上开去)   冲田(觉醒,大炮前出现血红色巨大能量光球):休——想——跑——!!(光球飞出)   桂(回头,眼睛瞪大):什么( )?!(加速)   (镜头:巨大爆炸声,桂的外卖车飞起,在河上的灯火中划出一道弧线。   左边船内:抱着旗袍美女的棕色胡子大叔,旗袍美女;   右边船内:拿着扇子的贵族公子;   对岸左边船内:两个正在掀桌打架衣服破烂的酒徒;   对岸右边船内:正在冲洗甲板的   全员停止动作,望着空中的车子,型嘴。   车子飞上了左边船的甲板,船震动(溅起浪),大晃,女人尖叫。继续加速冲上了对岸右边的船的甲板,惨叫着被碾过,手中拖把折断飞起。接着冲到了对面岸上的夜色里面。面前的灯火挡住了对岸的情景。)   (关)   桂:哈哈哈!!再见了!!   冲田(扛着炮站在河边):切。   冲田下   桂(心):对我桂小太郎来说,这点逃跑技术都没有,怎么眼见江户的黎明?(闭眼得意)   (车子慢慢行进,渐渐停下,正对喷写着“”的泊位,桂手提外卖箱,站在船前)   (镜头:一艘不大的木船,只有两层。二层侧面正对河流向的窗隐隐有灯,一层一片漆黑。有三味线的声音从船里传出来,有寂静之感。两个武士模样的人站在登船口。)   武士(看见桂过来,警觉):什么人?   桂:送外卖的。请问……这里是不是叫了四碗拉面?   武士(皱眉):拉面?   武士(望):大哥,其实除了荞麦面,拉面也挺不错的!   武士(挠头):说的也是啊( ~~)……——是个毛啊!我们怎么会点拉面这种东西啊!(怒望桂)这小子很可疑啊,这副行头……(托下巴)绝对在那里见过的!(提醒:桂是木圭船长装束)   武士:大哥,是上吧?你见到的其实是 吧?   武士:好像就是这样!总督不是说看到可疑的人一律抓起来或者砍了吗(拔刀对着桂)你有什么遗言现在就说吧,这是你最后一个晚上看见江户的月亮了。   桂(举手,瞪眼,冒汗):慢着慢着( )!!我只是一个送外卖的啊!我什么错都没有啊!你们是不是攘夷志士和我也没关系啊!——呃,不对(回头托下巴)——你们好像也没说你们是攘夷志士……而且攘夷志士的话和我也……   武士(惊讶大声):大哥,他怎么知道我们是攘夷?   武士(崩溃):这完全就是自我坦白了啊!(抓住桂)不好意思,既然都知道我们是攘夷,那我们也只有杀你了……(拿刀准备砍)   桂哈?!喂!(心)不是吧( )……   船舱的黑暗中女声:你们在干什么呢!不是要保持绝对肃静的吗!   武士(回头鞠躬):非常抱歉来岛大人!但是这里有个可疑的小子。   桂(怒):不是小子是 (木圭船长)!我是来送拉面的!   桂(心):等等( )来岛?   来岛又子上   桂(心惊):喂……这女人不是?   武士:来岛大人,这个可疑的家伙绝对是来探听情报的!虽然他声称自己是送拉面的,可不要被他骗了!来岛大人,你看这装束……   桂(心):不好!要是被认出来就真的麻烦了……上次炸了高杉的船,又说出那种话,这些家伙绝对……糟糕( )!刀忘记带了!还是马上逃比较好……   (回想镜头:红樱篇工厂爆炸镜头;和银时拿刀指着高杉的镜头)   来岛:啊,确实,今天下午我向那个老板娘要了碗拉面……我想晋助大人好久没有回江户了,尝到怀旧的食物一定会高兴的(陶醉幻想中),晋助大人……   来岛:不过你这家伙确实可疑(突然严肃,近距离上下端详桂),这么一副打扮是怎么回事?(青筋)为什么是独眼?嗯?   桂(傻望来岛)呃……   来岛(提过桂手里的外卖箱):总之,拉面我拿进去,你在外面等着。   武市变平太上   武市(满脸熏黑):又子,你在干嘛?这人谁( )?   来岛(回头望,忍笑):前辈,你的脸……   武市:咳!又子,先回答我的问题!   来岛(斜望桂):哦,这人啊……送拉面的。老板有恶趣味的拉面店。很可疑的。   桂(怒):什么叫老板有恶趣味的拉面店啊!哪有那种拉面店啊!就算是这样的拉面店又有那点可疑了!咳咳……(清嗓子,严肃)我的真面目—— !曾经驾驶着阿尔卡卡战舰在宇宙间穿梭!为保护莱茵星人的○○()而全力战斗!(注:此处恶搞《宇宙海贼哈洛克》中哈洛克的阿尔卡迪亚号和具有统治宇宙力量的莱茵黄金)   来岛(爆筋):切,白痴才相信。   武市(关注):哦?那么,你会驾驶宇宙飞船?一般的飞船也可以么?   桂(闭眼得意):当然!虽然现在暂时待在江户,但我一直期待着重返宇宙的那一天啊。果然宇宙才是我的归宿……哈哈哈哈(傻笑,额角冷汗)   武市(走上前,与桂握手):太好了,那就是继承了哈洛洛意志的后人了(注:同是出自《宇宙海贼哈洛克》),你好( )。正好……稍微有点事情……(拉住桂)总之,进来说话。   桂(瞪眼):诶?……诶诶——!   来岛(震惊):前辈!!   武市(拉着桂向里走,暗对来岛):我说又子啊,我们真遇到麻烦了……船飞不起来。   来岛(愣):飞……不……   桂(被拖着进船):那什么( )!果然我还是不进去了吧!!   武市(一边拖,一边悄声):引擎是好的啊,果然还是操作有问题吧。一问,那家伙一直开着飞船竟然从来没有飞过……队里也没有其他会驾驶的,真选组好像在沿河巡逻搜查……逃不掉可就麻烦了!   桂(嚎叫,音调为石田的少年音):喂!我不要进去啊!(心)完蛋了(额角渗汗)……这种情况要是被高杉认出来……   【想象画面:(版)高杉(左)一把抓下(版)木圭船长(右)的眼罩。高杉:哟,这不是假发嘛~~特意送上门来啊……这次可不会让你逃掉了!(拔刀追砍)——(版)桂抱头泪奔,撞到了前方摩拳擦掌的鬼兵队(版来岛、河上等黑暗笑……)——被群殴毙命】   桂(心狂):绝对不要啊!我还想看到江户的黎明啊!而且……这种其实并不好笑的船长造型——   【回忆画面:松阳私塾,小桂一头青筋(左)端坐在地,脸上被毛笔画了两道欧式卷须。一旁的小高杉(右)指着他笑翻过去,抽的死去活来,两脚乱踢踢翻了两个桌子。(参考版的私塾座位)】   ——绝对会被笑死的!!!高杉那家伙!!!——就没有人来救救我吗!啊?平时跟随我左右的?!伊丽莎白斯?!——话说,伊丽莎白斯到哪去了?!怎么一直没有看到……   (画外音:非常对不起( ),桂先生……   监修的大叔出差去了……   临时的监修又没有腿毛……   所以这一集伊丽莎白……是没有的。   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桂(崩溃,下巴滴汗,语音无力,指屏幕外):总有一天、我、我要把你们全部咬杀——啊错了——天诛!   (被拖到某个舱门外。所有人停下。自动舱门旋转着打开。气氛安静。桂看着眼前的走道和尽头另一个关闭的旋转门,表情由慌乱逐渐转为好奇)   武市(转头):其实吧,我们这就是一艘飞船。现在,稍微需要它飞起来一会……这船的驾驶员不太会飞,想木圭船长您经验丰富,可否给我们的驾驶员指点一二?   桂:是这样啊……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其实吧……我也……   武市(拍桂):太感谢您了!其实,我一直有听说过您在宇宙翱翔的事迹,从小就对您相当的敬仰——   来岛(爆筋):您在胡扯什么啊前辈!这个人明明比您小好多好不好!不过——(望桂)还是拜托您了,非常感谢啊!   桂(望武市和来岛期待信任的眼神,感动):好吧!我会尽力而为的!   武市:那,我们出去了,请船长先生入仓吧!   来岛又子、武市变平太下   (身后旋转门关闭,前方旋转门打开,桂朝驾驶舱走去。脚步回声。)   桂(走到门口,停下来):于是……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镜头:舱门外的武市和来岛走进另一房间。日式风格,还有另一扇门通向甲板。房间里一张小几)   来岛:没问题的吧?   武市:情况紧急,也只能这样了——,你要的拉面?面呢?   来岛(外卖箱放地上,打开,端出面来):啊,有一碗糊了……怎么回事。   武市(干脆):糊的留给万齐。(对甲板喊)万齐——吃面了!!   来岛(抢过武市手中的碗):喂,你这碗看起来最好,留给晋助大人。   武市(抢回来):有什么关系,晋助大人反正吃不出来的。   来岛:怎么会!   武市(神机妙算样):晋助大人一点也不喜欢吃拉面,你连这都不知道?   来岛:我从来没听说过……   武市(抱碗吃起来):晋助大人只吃荞麦面。   来岛(同抱碗吃起来):啊——是么……有什么区别?   武市: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万齐上   万齐:哦?你们在吃面么?真狡猾啊……在下也饿了呢。   来岛(不耐烦):刚才不是喊你了么,谁叫你听不到的,耳机男。   (万齐端起一碗面,张开嘴,秒钟以后……面没了)   武市来岛:……(汗)   万齐(放下碗,朝甲板走去):啊~~在下刚才真的饿坏了~~~~~   万齐下   武市(僵):呵呵……   来岛:呵呵呵……呵个头啊!你不是说要万齐吃糊的那一碗吗?!   武市:哦?!他吃的哪碗?动作太快了我没看出来……(看桌上)   (特写:三个空碗,一碗有汤……还有一碗糊掉的拉面)   武市(朝外喊):万齐!喂——吃拉面要把汤喝干净啊!!   来岛(爆筋):那不是重点吧!剩下这碗拉面都糊了!怎么给晋助大人吃啊!(崩溃)   武市:那也总比让总督大人饿肚子好吧!   来岛(站起身):总之,我出去给晋助大人单独再买点什么……(走到门口,一辆闪着警灯的真选组车呼啸而过)——于是这根本就出不去啊啊!   (沉默……沉默)   来岛(摁太阳穴):武市前辈。   武市:?   来岛(摁太阳穴):前辈去送吧。给晋助大人好好解释一下。   武市:为什么是我?我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万齐。   来岛(摁太阳穴):那就让万齐去送。   武市:万齐?好像不见了……   两人凑到门前,望着空空的甲板……   来岛(起身大喊):万齐!!(向外走去)   武市(拖住来岛):等你找到他这碗面就不是糊了是凉了啊,那就真的没法吃了。还是你去送比较好,一般来说同样的错误男性倾向于原谅女性……   来岛:才不要!才不要在晋助大人面前自毁形象……   (两人较劲,抖)   武市:是总督大人有饭吃重要还是你的形象重要?所以说小丫头就是不会顾全大局……   来岛:你说谁是小丫头?嗯?   武市:不是“你”是“前辈”!——   (忽然,有剧烈的爆炸声从驾驶舱传来,秒钟后,桂一声惨叫)   【第二幕】完   中场 )……(慢慢走到操纵台前)   桂(望着周围,睁大眼,小声):鬼兵队的设施还真不赖,是时候也要考虑给我们的设备更新了……(蹙眉,小声)话说回来,高杉那家伙( ),为什么又会在江户?这一次,不会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破坏吧……   (回想:高杉和铁矢在红樱工厂内巡视的镜头)   桂(四处观察):嘛,趁我在这里,也许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左边窸窸窣窣的响声)   桂(望):嗯?   (镜头:驾驶舱左面一扇铁门,响声从里面传出)   (桂低头凑近,侧耳听)   叽叽喳喳的声音……   男音(悄声):不可以这样的哟,孩子们。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快点放回去……再这样下去,老爸丢了工作我们又要没饭吃了……放手!啊,乖,孩子们,不要动它哟,很危险的哟……   童音(女):甚太从那些大箱子里偷来的~~~很可爱的样子呢~~是玩具吗?   童音(男):好厉害( )——上百个箱子!昨天晚上在甲板上放着的!   桂(心):箱子?上百个?(沉思,顿悟)   (土方声音:又有一艘幕府军队的武器船被洗劫一空。上面装的可都是最新式的天人开发生产的武器……喂,总悟……一共两百箱……全部是攘夷志士干的好事!)   桂(小声):那难道是——?   男音:唉,小鬼们,既然是偷来的,就不要拿着到处跑了,知道了吗?老爸稍微出去见——   桂(拉开门):危险!……呃。   (特写:一个高约的、长着灰毛的尖脑袋生物,穿着蓝制服,黑紧身裤、皮靴,腰间带佩剑,从里面伸出脑袋(提示:也许在恶搞猫与老鼠或精灵鼠小弟)   鼠先生(眨眨黑豆一样的眼睛):啊,木圭船长吗?您好。我是……   (桂迅速闭上眼睛)   鼠先生(关切):怎么了,木圭船长?哪里不舒服么?   桂(闭眼呼吸,调整):唔……没有。   鼠先生:我是这艘船的驾驶员,叫史莱华( )(注:精灵鼠小弟当中的那只叫史都华)。   桂:您……您好(看着驾驶台)。   史莱华:我是开飞船的新手,还请前辈您多多指教。   桂:啊!嗯……史……史莱华先生是天人吗?   史莱华:是的,杰里星人。   桂:天人的话……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做事?   史莱华(笑):哎呀,还不是我自己能力太弱……您见笑。不挑工作还不是为了糊口(低头)而且也绝对不能逃离……   (桂回头,望了一眼史莱华,头僵硬转回,脖子淌汗)   史莱华(四处望,笑):哎呀……这艘船原本是我父亲的,那个时候才刚刚到地球来啊……飞船真的很少呢。   老爹( )开着飞船养活我们,那时候算是风光无比了……真是怀念啊,那个时候。   【: )真的什么也不吃么……呃我是说总督大人?   (高杉继续用黑暗的目光盯着桂)   桂(眼角抽动):我知道了。   (桂拉开茶几右边的椅子,坐下,把碗端至面前)   (桂抬眼看高杉,高杉继续望着窗外抽烟)   桂:那,我开动了(, )   (拿起筷子,挑起黏糊糊的拉面)   桂(心音):我到底在做什么啊!为什么我要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对着一个讨厌的人吃一碗糊掉的拉面啊!(又看了一眼高杉,开始吃起面来)   (特写:灯光下,窗下对坐的两人半边脸是橙黄,半边脸闪烁着霓虹的色彩。高杉还是望着窗外,桂只是埋头吃面,时不时不安望一眼高杉)   桂(心):好难吃的面……几松殿的手艺不应该是这样的——啊(顿悟),难道,这是我给那个真选组副长下的那碗?(汗)什么啊,坐在这里,吃我自己下的面,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高杉起身,走到一开始坐着的地方,盘腿坐下,拿起三味线,闭眼弹起来)   桂(黑线):话说回来,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从开始气氛就有些不对……难道是我的变装早就被识破了?不……识破了的话这家伙应该会马上砍过来才对。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三味线声)   (镜头切换:房间外,来岛、武市、万齐从下到上耳朵紧贴着门。)   来岛(青筋,握拳抖):那小子!刚才他笑了吧?他笑了吧!!   武市(佩服状):他……真的吃起来了,真的吃起来了啊……   万齐(笑):啊哈~不愧是晋助大人。   来岛(崩溃):现在怎么办啊~~~晋助大人你真的那么讨厌拉面么?都是我的错……(眼睛向上转,眯起)话说回来( ),万齐……你怎么会在这里?   万齐(小声):刚才……在下吃了拉面,口感觉很渴,就溜出去买了点果汁。很危险啊……不要跟晋助大人说——   (来岛、武市跳起,齐殴万齐于地)   来岛(小声咆哮):你这家伙!!吃了晋助大人的拉面不说,放着拉面汤不喝跑出去,也不知道给晋助大人买点吃的!!!   武市(小声怒吼):你切腹去吧!切腹去吧!!   (门外一片烟尘)   (镜头切换:房间内的两人)   (三味线声)   高杉(弹三味线):这拉面,好吃么?   桂(愣,随即不耐烦):糊掉的拉面怎么可能好吃……武士吃多了这种粘糊糊的食物(挑面),志气会消失殆尽的!(又闭眼吃了一口)   高杉(饶有兴味):哦?这样啊( )。看来(),船长先生对武士还是相当了解的嘛。那么,你觉得在这个时代,武士存在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桂(抬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   高杉(停下,闭眼轻笑):谁知道呢( )……作为武士的话,对自己的存在,心里总要清楚吧。   桂(低头想了想,抬头):坚守自己的信念,为保护什么而拿起剑,那就是武士吧。   (回想:春雨的船上,为救新八神乐而出现的银时,手中握剑,眼神坚定。)   高杉(轻笑感叹):保护什么啊……   桂(闭眼严肃):而某些什么也不想保护只想着破坏和仇恨的人是没有资格称作武士的!   (高杉望桂,意外)   (桂一本正经地望着高杉)   高杉:呵呵……(闭眼)黏糊糊的食物会让武士丧失志气啊。   高杉(放下琴,站起身来):那么,(走过来,用手撑桌,看着桂)你究竟想保护什么呢?   桂(闭眼低头吃面):谁知道……噗——!(喷面)干什么!   (高杉突然伸出右手扣住使劲桂的天顶盖,眼睛看着窗外)   桂:喂——啊!(高杉伸脚,突然向后猛踢椅腿。桂向前摔倒,下巴重磕茶几,然后整个人摔在桌下)   桂(捂下巴):疼疼疼……(抖,怒)你在干什——   高杉(一脚踩住桂的脑袋):某些人……   在别人的船只外面鬼鬼祟祟的,有什么企图可是很让人怀疑的啊。   桂(脸埋入地板):……!!   窗外男声:哎呀哎呀( )~~~我只是在想哪里有好吃的,闻到香味就过来望一眼而已嘛~   (桂安静,艰难露出的眼睛睁大)   (红色身影闪现在窗上,蹲着)   神威上   神威(眯眼笑):地球的武打师先生。   高杉:你来干什么……现在不是应该呆在你的地盘上吗?   神威(把伞横抱怀中,眯眼笑):事情不是都办好了吗?东西已经安全抵达~闲得无聊了,就出来看看。武士之星,真是越看越有趣呢……   高杉:你倒是没什么事……来得正好。这艘船已经不能动了,可否帮我们开开路?(不停踩桂的头)   桂(脸汗,怒):高杉这个混蛋,等会绝对饶不了你!!!   神威:开路?(回头望真选组车辆)哦,那也是武打师们啊……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哈哈哈!(转头)不过比起这个,我现在真的饿瘪了啊……有米饭吗?拿米饭来就给你开路哦~   (神威站在窗框上打量室内。高杉把桂踏在茶几下,躲过了神威的视线)   高杉(闭眼):米饭倒是没有,只有半碗糊掉的拉面,笨蛋提督。而且已经动筷了。   神威(望面):啊,这就是地球上的美食……真遗憾那。我听阿伏兔说,吃拉面的时候一定要把汤喝干净,不然拉面店的老板娘就会哭是真的吗?   高杉:汤没有喝的话就代表拉面不好吃。煮面的老板娘会生气失望的。   神威(眯眼笑):哎呀……好有趣的习俗。(看面)哦,面要凉了啊,不吃了吗?武打师先生也会让老板娘生气失望的吧?   高杉(果断把面端起来,吃了一口):不会发生这种事的。除非你来这碍事了……   桂(暴怒):你在干什么!(想跳起来结果嘴磕地,发不出声)(心狂)那可是我吃过的面!   神威(眯眼笑):是吗?看来我不怎么受待见呢~~~真失望那。算了,反正约定的事已经办完了。没有米饭的话——路还是武打师先生自己走吧!   高杉:哼。   神威(眯眼笑):不过……仅仅出于好奇啊,你这相当于是对全宇宙的宣战计划,是从我这一步开始的吗……?还是……   (高杉望神威秒,低头吃面)   桂(抖,心音):……这是我桂小太郎这辈子最大的耻辱!早知道,我应该一进来就砍了这家伙的!我应该完全履行之前作为武士的起誓!   神威(眯眼笑):嘛,还真是有趣呢,越来越期待了啊……   高杉(用筷子挑面):不帮我开路的话,你现在也没什么用了呢。我这里没有米,你去别家吧。(望神威,微眯眼)看着你就会想起砍过的尸体,完全丧失胃口了呢。   神威:哈哈哈……果然我就是这样的存在么?也好……要是下次有什么有趣的活动,一定要找我参加哦!   高杉:不送。   神威下   (高杉移开脚,向后退一步,手上还端着那碗面)   桂(在桌下,暴怒抖……):————(跳起揪高杉的衣服,茶几被背掀翻,重重撞到地上)————!!你小子( )在干什么!以践踏别人的尊严为乐,你小子( )就是这种人对吧!(扭头四处找刀)我要砍了你!我今天一定要砍了你(拿起靠门右墙角放的刀,拔出来,对准高杉)   高杉(端着面):冷静点哟……假发船长( )——   桂(怒):不是假发船长!是木圭船长!!( , )(一刀砍过去,高杉端着碗闪避一边,眼睛瞪大,腹黑笑,刀从高杉鼻尖滑过)   (镜头:夜色里的一河灯火中,神威扛着伞,站在一艘船的甲板上。后上方亮着的窗子里传出桂的咆哮声。   神威(眯眼笑):啊……老板娘不还是生气了嘛……)   (镜头转回)   (高杉退后一步,桂满脸杀气地扭头,继续砍过来。高杉端着拉面碗闪避)   桂:你这混蛋!下地狱去吧!   高杉:我说啊,你( )别做得太过头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桂(不停砍过去):谁、管、你( )……(说一个字挥一下)   高杉(躲避):不觉得,只是你拿着刀单方面砍我,这样有悖武士之道么?   桂(不停):像你这种没有资格被称为武士的人,武士之道也不需要!   (镜头:门外的来岛、武市一脸焦急地要冲进去)   来岛(暴怒):你这混蛋小子……(气得发不出声)   武市(生气):不要小看鬼兵队基可修……(同发不出声)   来岛(回头怒):你在干什么啊万齐!!   万齐(满脸青紫躺在地上,使劲拽住两人,抖,淡定小声):算了……让晋助大人自己搞定吧,要相信那位大人……   (镜头转回)   高杉(笑):是么……看来是我在自作多情呢……那——(回身放好拉面,掏出一把匕首,迅速转身,对准桂砍来的刀中央猛击一下,闪到桂身侧)   高杉(眼睛发亮,黑暗笑):我也不客气了。   (桂手中的刀裂开,刀刃落地)   (桂拿着断刀,呆愣。眨眼。高杉站在身侧,看着桂的表情,极力忍耐)   高杉(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忘了告诉你,那是一把坏掉的刀。——噗哈哈哈哈哈!!   (镜头:门外)   来岛(难以置信):晋助大人?——诶?!   武市(崩坏):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   万齐(依然拽着两人的衣服,躺在地上):嗯呵呵呵呵……   (镜头转回)   (高杉笑得浑身无力,瘫坐到茶几左侧的椅子上,抖……)   (桂拿着断刀瞪着他)   (此刻的高杉,与在松阳私塾,指着他笑得前仰后合的小高杉的身影重叠)   桂(扭头望向别处):切……   每一次……每一次……   (重叠的身影转化成   笑到撑着辰马的肩膀的少年高杉   笑到剑都握不稳的青年高杉   到处裹着绷带,失了一只眼睛,笑到伤口裂开的战士高杉……)   (每一次………你小子还总是这样笑……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镜头:高杉低头瘫在椅子上笑得发抖,桂握着断刀望着墙壁闭眼皱眉)   来岛武市(冲进来):晋助大人……呃?(望着眼前的场景愣了一下……)   万齐(脸上带血印,靠在门外,低头笑):晋助啊……   (腰间手机“嘀嘀”响起)   万齐:哦?(看了一眼,转头对室内,举起手机)该撤了。   来岛(反应过来):是。(望了望高杉,走出去跟着万齐)   武市(望了桂一阵):晋助大人,走吧。(转身走出)   (房间里沉默秒)   高杉(闭眼,带笑):那么,这就走了。(拿着烟杆,起身)送拉面的。   桂(回头盯着高杉,表情呆滞):……   (高杉犹豫一秒,径直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   桂:等等( )!   (高杉停)   桂(站在茶几前,手端拉面):吃拉面要把汤给我喝干净啊混蛋!(满脸青筋,碗对着高杉)你( )这是什么意思!   (特写:碗内的拉面吃完了,还剩有汤)   (特写:高杉脚步静止秒,扭转方向。)   (高杉走到桂面前,停步,望一眼桂,接过手中的碗,仰头将汤喝了下去)   (桂抱臂,看着高杉喝汤,严肃)   高杉(空碗放回桂手中):那么,满意了?   (侧镜:高杉转身,叼起烟杆,门口提起浴衣下摆穿鞋,离去。)   高杉下   (桂端着空碗在昏黄的灯火里静静站着)   【第四幕】完   (镜头:河中冒出了胶囊一样的潜水艇,静静靠在船边,暗门打开。万齐、来岛、武市、高杉、鬼兵队武士、、……被拖着哭望自己船的史莱华、拽着父亲衣服的小老鼠……一个接一个地进舱。接着舱门关闭,趁着夜色悄然沉入水中。)   (镜头:桂骑着外卖车,在沿河公路上飞驰。瞳孔里还是一河的灯火。外卖箱在后座上,四个碗在里面碰撞发出声响。)   分割线   (次回!   : )?月咏要被赎身了?到底是谁( ? )?   神乐(笑):啊哈!小月( )也要结束“‘底下’两万里”的征程了!   新八(吼):什么呀那是!   神乐:但是啊( ),小月不能再被银桑摸胸了……真遗憾( )~~~   银时(怒):哪里有什么遗憾的啊!!   (侧题左一:月咏被神秘的男子赎身   侧题右一:啊,是要出嫁吗?!   侧题左二: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月咏   侧题右二:以及,负责准备嫁妆的万事屋)   【尾声】   (镜头:银时醉醺醺地从北斗心轩走过……)   几松(怒吼):送拉面送到这个点!拉面钱没拿回来!!嘴角还沾着拉面汤!老实交待你到底干嘛去了?你一个人吃碗还很行的嘛!!   银时(死鱼眼,咕哝):啊……老板娘生气了啊……   完
X
扫码加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加好友与我沟通。
监控台 监控台 洛阳工作服 洛阳不锈钢水箱 陶瓷复合管 洛阳监控维修 psp钢塑复合管 psp钢塑复合管 三相泡沫 郑州公寓床 济南公寓床 武汉公寓床 西安公寓床 太原公寓床 沈阳公寓床 哈尔滨公寓床 成都公寓床 内蒙古公寓床 上海公寓床 益阳密集架 常德密集架 张家界密集架 宜昌密集架 岳阳密集架 恩施密集架 随州密集架 咸宁密集架 黄冈密集架 荆州密集架 孝感密集架 荆门密集架 襄阳密集架 十堰密集架 黄石密集架